展覽展示用-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

文章出處:未知 │ 網站編輯:admin │ 發表時間:2020-06-16 23:39:54 我要分享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1
▲ 意境營造:下沉庭院、油松與遠山
 
2014年,我們接到了承德博物館的設計項目。承德自清代起建設夏季行宮,大規模的皇家宮殿建筑群“避暑山莊”,和融合蒙、藏、維等多民族建筑藝術特征的“外八廟”,如今已被列為文化遺產。京蒙遼交接的地理位置以及承德豐富的地貌,因山就水、融合南北造園藝術精華的景觀配置,使避暑山莊享有“中國古典園林的較高范例”的盛譽。能在這樣一個具有特殊歷史背景和環境特色的場所內建設博物館是一個非常寶貴也充滿挑戰的機會。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2
▲ 庭院與框景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3
▲ 檐下遠望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4
▲ 馬蹄形內庭院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5
▲ 場地主入口看下沉庭院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6
▲ 下沉庭院與架在空中的“橋”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7
下沉庭院局部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8▲ 建筑局部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9
展廳回廊看內庭院
 
 
 
1
 
“藏”起來的建筑——觀景平臺
 
 
事實上,早在2008年我們就開始這個項目了。當時的基地與避暑山莊緊鄰,但并非文物保護區,設計的自由度相對較高。經過幾輪設計調整后,方案得到認可并進入施工階段,但由于業主方面某些特殊原因,項目被迫中止。直到6年后,項目才重新啟動,但這時政府認為之前選址的位置敏感,決定異址并重新委托我們進行設計。
 
新址位于山莊東北側的獅子溝區域,西臨普寧路,南接北區迎賓路。與原址相比,新址與避暑山莊的距離較遠,但從大的區位關系來看,這一選址其實更為敏感。地塊被避暑山莊與外八廟“環抱”(圖1)——北臨普寧寺,南靠避暑山莊,西望須彌福壽之廟及普陀宗乘之廟,東眺磬錘峰與安遠廟,屬于三級文物保護區,受文物局、河北省文物局等文物保護單位的層層制約,設計的限制條件也更多,其中較主要的是建筑限高7m。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11
▲ 1 區位
 
在龐大的文化背景下,我們較早先明確的就是對歷史與自然的尊重,希望以一種謙遜的態度將建筑融入環境之中。
 
較早先是主動對建設場所進行調整與組織。我們將基地整體下挖6m,形成一個如同地面的下沉庭院,消除了常規地下空間的封閉感,為建筑提供了更好的采光及通風條件。在下沉庭院邊緣,受承德古建筑中常見的空間處理手法“臺地”的啟發,也結合地勢做了層層跌落的臺地,再用多組寬窄不一的坡道、臺階,通過折返轉向將它們聯系起來,“順其自然,行所無事,因地之勢,度土之宜”。在梯段和坡段間,布置高低變化的清水混凝土片墻,讓人在“拾級而下”的過程中,如同考古一般,不斷發現、感受庭院空間和景致的變化。在基地東南角還有兩段具有傳統特點的礓坡道,將6m的高差聯系起來,既順應地勢,也方便一些大型展品的運送。
 
建筑從新的“地面”起,向上布置兩層,這樣出地面的部分可以控制在7m以內,仿佛“藏”在環境中一樣,再通過對觀覽路線的設計,將人們引向以往容易被忽略的屋頂空間,遠眺周邊的文物古跡。這時,建筑又低調地轉變為城市的觀景平臺。 
 
2
 
“借景”——?延續的環境
 
 
在充分研究基地與周邊環境的對位關系后,決定將基地東側3km的自然景觀“磬錘峰”納入視線設計中,并結合它進行場地布局(圖2)。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12
▲ 2 項目與周邊景觀的對位關系
 
較早先是入口空間序列的組織。以場地的人行主入口與“磬錘峰”之間的視覺通廊為景觀中軸線。步行進入場地后,沿此軸拾級而上,升高1.2m后再向前為圓形廣場(圖3)。廣場用銹鋼板焊搭的透空景觀墻圍合,在迎向主入口人流的一側開低矮寬闊的洞口,使人在剛進入場地時并不能馬上看到遠處的景觀,但影影綽綽的景色卻吸引著人們。只有走進廣場后,景觀墻另一側收窄升高的洞口,才如取景框一般,將磬錘峰框選出來,令人豁然開朗。廣場后方軸線兩側分置附屬服務建筑和與之等高的景觀墻,更強化了取景框的效果。欲揚先抑的手法形成豐富的視覺層次和空間序列,也體現了中國古典園林美學中就有的“借景”理念。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13
▲ 3 西側鳥瞰
 
北側地面停車場則結合基地中的排洪溝共同設計,將原本呈斷崖式的河床北側削切,提高了泄洪能力的同時,更形成一個景觀緩坡。結合緩坡布置了幾條觀景步道,在行走的高低起伏間,避暑山莊、外八廟、磬錘峰等景觀又被我們“借”了進來。
 
3
 
“考古意趣”——園林化布局
 
 
根據不同的功能屬性和動靜分區,設計將建筑化整為零,以組群的形式削弱原本龐大的體量(圖4、5)。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14
▲ 4 流線、視線分析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15
▲ 5 功能分析
 
下沉庭院中建筑間的景觀布置延續了山莊的園林意境。在景觀中軸線上,參考避暑山莊主入口麗正門內中軸的鋪地形式,中心是5列錯縫鋪砌的大方磚,兩側分別是兩橫一豎的條石及丁磚勾邊;庭院內同樣是以大方磚為主,或對縫、或錯縫,過渡空間輔以條石錯縫鋪砌;在特殊節點如入口圓形廣場和內庭院采用釘石。景觀有山莊常見的油松、草坪和水面,局部點綴竹叢,安靜雅致。在入口左側的下沉庭院中,10棵油松的樹穴也借用了山莊內常見的八角形輪廓。
 
下沉庭院也使得原本地面的交通路徑變成了架在空中的橋,形成了豐富的立體空間效果。園林化的布局,為游客和工作人員提供了舒適的駐足空間和行走體驗。
 
4
 
“小中見大,咫尺山林”——展館內庭院
 
 
承德緊鄰蒙遼,有草原、有森林。清朝統治者作為“馬背上的民族”,歷年都會到承德北部的木蘭圍場進行秋狝。因此我們提取了馬蹄元素,在展館的中心藏了一個直通地下一層的馬蹄形狀的室外庭院。庭院內點綴了兩棵油松,以“小中見大、咫尺山林”的姿態將皇家園林的意境納入展陳之列,寄情于景。
 
庭院并非上下等寬,在一層地面的高度,沿馬蹄形的弧邊從室內延伸出一圈寬度不等的挑廊,半覆蓋在庭院上方,從而形成另一個較小且轉向的馬蹄形輪廓。挑廊承托著一池靜水,點綴幾塊山石,創造出一種靜謐深沉的氛圍(圖6),在冬日亦可將皚皚雪景引入室內。兩個馬蹄形不僅為上下層空間提供了不同的景色,更在人們視野中形成“步移景異”的空間交錯感。確定內院形式后,我們還以“雙馬蹄”形為母題,在建筑內部各展廳的門上設計了內凹的門把手(圖7)。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16
▲ 6 雙馬蹄形庭院
 
 
 
5
 
“藏”起來的空間——特殊的室內布局
 
 
建筑內還有幾條規整的附屬空間,將設備機房、衛生間等集中“藏”了起來,形成了從內到外(庭院→回廊→服務帶→展廳)層層套疊的布局,使觀展流線、后勤服務流線、管網布線等都更為便捷合理。一層回廊是玻璃頂,再用木紋金屬格柵進行吊頂,經過格柵的細密過濾,天光也柔和了起來。
 
扶梯偏置于展廳北側的實墻之后,也是“藏”起來的,避免扶梯破壞了博物館寧靜雅致的氣氛。建筑內的另外3部通往屋頂和地下的直梯也是用一種“藏”的理念,避開對中心庭院的干擾(圖8)。這些垂直交通較終形成兩個主要的觀展方向:向內、向下參觀特定的展品,向上、向外欣賞生動的“文化遺產”——這一條件為這個項目帶來了較大的不同。
 
 
承德博物館: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_18
▲ 8 樓梯間的光斑
 
 
6
 
“就地取材”——歷史的傳承
 
 
避暑山莊雖為皇家宮苑,但其營造宗旨卻是“寧拙舍巧”,建筑風格不同于紫禁城,少有反復雕琢的痕跡。我們也希望在博物館中沿襲這種恢弘大氣的神韻。
 
當地文物保護規劃要求,新建筑色彩以灰色系為主,這與我們對建筑的低調定位不謀而合。本著一貫堅持的“就地取材”的原則,團隊調研了承德當地的鸚鵡巖、紅砂巖、虎皮墻、大青磚,又對比了非本地的火山巖,較終確定了色質與古建相近、耐久性好、且量大經濟的“承德綠”(也稱“燕山綠”)石材作為建筑外沿材料。
 
不同于常規的干掛或貼面做法,我們將石材切割成595mm×95mm×115mm的條狀,在外墻體保溫層的外側,按照古代大青磚的形式進行拉筋砌筑,既呼應古建筑的肌理,又在石料的尺度上有所突破。
 
建筑內墻面以保留工人涂抹痕跡的藝術批擋為主,呼應自然野趣。
 
7
 
“新”的設計語言——傳統的轉譯
 
 
在傳承歷史的同時,我們還希望用“新”的設計語言來表現當下時代的藝術特質。
 
清統治者信奉喇嘛教,在避暑山莊外建了許多西藏制式的廟宇,這種大規模的藏式建筑群在藏區外,可謂是承德較特殊的建筑形式。我們將藏式建筑中經典的梯形窗抽象為新的設計語言,在立面和構造等細節方面為建筑注入活力和時代氣息。
 
例如,在砌筑墻面上結合承托石材的結構體系用清水混凝土勾勒出間距不等的水平線條,然后在水平線條間嵌入左右傾斜的成品水泥條,打斷原本規則的砌筑肌理。
 
又如,在西側沿街高出道路標高的立面,用玻璃纖維增強水泥(GRC)做成“大梯形套小梯形”的模塊化鏤空裝飾板,再將它們排列拼接形成一整面透空的花格墻,也在一定程度上隱喻古建筑的窗欞?;ǜ裣旅媸乔逅炷翂?,如同圖底一般,以簡潔純粹的形式凸顯著上半部分的搭接變化。白天花格可以將光線引入,照亮內部的樓梯;當夜幕降臨,燈光又從花格滲出,真實的墻面仿佛消失了,僅留下一片朦朧的光幕。
 
此外,梯形元素還被用在圓形廣場的景觀墻上。值得一提的是,“圓”并非我們的本意,而是在項目規劃階段,甲方就明確要求建筑中必須有圓形體量,以呼應承德“多民族統一的象征”的歷史。故此我們采用了這種“虛”的形式,既滿足了規劃要求,還巧妙地化解了景觀中軸與建筑主入口之間的角度轉換。
 
8
 
結語
 
設計過程中曾經出現一個小插曲,甲方一度非常希望在建筑上扣一個民族形式的“大屋頂”,以與古建筑相似的形態來代表對歷史的傳承。我們對此堅決反對,理由有兩點,一是“藏”:在“世遺”包圍的場地蓋房子,希望以較謙遜的態度去表達對歷史的尊重,所以通過下挖創造了新的空間,將建筑“藏”在環境中,再把屋頂轉變為城市的觀景平臺,讓建筑在融入環境的同時,又能夠反過來表現環境(這也與我們一直以來堅持的建筑與場所相融的設計理念相吻合)。二是“新”:希望將歷史與傳統元素抽象轉化為“新”的建筑語言,以平屋面結合玻璃頂的方式適度表達新的風格,創造當代建筑藝術的韻味,與傳統形成一種精神上的對話。事實上,這兩點自始至終貫穿在整個項目之中,即本文標題“與自然融合,于歷史重生”(圖9)。
更多
灰产怎么赚钱 东六省15选5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三预测 河北11选五玩法中奖技巧 网上打字赚钱的方法 配资炒股是否合法 江苏快三计划5期中 股票融资和质押 投资理财app排名 专业的股票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牛预测号